RSS
热门关键字:  黄龙玉  王伯敏  剪纸  锟斤拷纸  陆一飞

王伯敏教授为“姜东舒书法艺术”作序

来源:中华艺术精英网 作者:王伯敏 时间:2009-07-25 点击:

  

  

姜东舒先生与夫人黄宁凤

  

  我与东舒兄认识是在1957年之前,那时,我们都还是年青人。我知道他是诗人,他也给了我一些诗作让我看。因此,我把几首写雁宕山的小诗请他指正。过了一段时光,我们一见面,他笑着,很有风趣地对我说:“老兄,我叫你诗人,还是不要叫诗人?”我立即回答:“我怎么可以叫诗人,我写诗,无非即兴而已。”他听了,倒时严肃起来,一本正经地说:“对,还是不叫诗人来的好。古往今来,多少不是诗人写的诗,要比诗人写的来得好。倘若把诗人的帽子一戴上,写诗的框框就框上了。诗言志,诗抒情,戴上框框还能写出好诗吗?”他的这几句话,是诗论,也是学做诗的警句。给了我深刻的印象。至今过去半个多世纪了,我也成为老人了,但我还清清楚楚地记得他的这几句话。前人所谓:“一言之善,千年不忘,千里应之”。道理即如此。

  

  东舒兄一生,精勤不懈。中年后,书小楷极精,不只在工整,贵在秀巧而有灵趣,我曾有诗相赠,这里就不重述了。
  

  在书学上,有他自己的书写实践。他论书,有眼有板而有一本谱。他对一种“踢开老传统,来个白手起家,走自己道路”之说,极为反感。在他一首《游兰亭有感》的诗中,内有句云:“清泉迎客冷冷语,黑鸨邀朋嗻嗻鸣”。其爱憎之情,昭然分明。他还说,“这是无知之论”,这确实是“无知”。我国历史悠久,文化光辉灿烂,精英不可计,学书、学诗、学诸多文艺,怎么可以“从零开始”。东舒兄还有论书法的诗句:“莫弃前碑谈笔法,须从时代出精神”。此外,东舒兄生前,竭力推行硬笔书法,而且身体力行,因此硬笔书法界的同仁都尊重他。

  

  姜东舒曾与老朋友姚雪垠论书。其中提到“书法家应该读文学作品”。姚雪垠非常赞同这一说法。姜东舒也就从这一点,进而论及“书法家必须具有文学修养”。姜在文中说:“综观古今书坛,真正有所成就的书法家几乎都是学者或文学家。而一种工匠式的经生,书手的字,即便功夫再深,总是写不出耐人寻味的神韵。”历来书坛有一种议论,对于书法的价值与要求,有“四分在人,六分在书”的说法。这是说,十分书法,其中“四分”要看书法家的本人。或有德行者,或有高深学问者,历史上,如岳飞,文天祥,或如苏东坡,陆游等,只要有“六分”书艺,人必重之,当然,其书有“八分”,“九分”书艺就更可贵了。对书法的这种评价与要求,现在亦如此。1995年,杭州一次文艺座谈会,姜东舒还特意谈到了这些问题。可谓的论。那次会上,他还重述一句:“我谈书法重人,是否有点功利之嫌,其实,我的言外之意,就是说,书法家的人品要好,书法家要有学问,为此勉人勉己”。而今姜东舒西去了,而他的这些书论,将永远印在后人的心坎里。

  

  顷者,姜东舒的书法及论文集将出版,我早受东舒兄的托付,前几日又得其夫人宁凤女士来信,因重朋友之诚,我辞虽拙,仍勉为书此小序,不当处,请达者正之。

                                                                      

 

                                                                        二00年八月二十二日于湖上

最新评论共有 1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