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热门关键字:  黄龙玉  王伯敏  剪纸  锟斤拷纸  陆一飞

我所认识的姜东舒先生

来源:杭州下城区政协 作者:admin 时间:2008-08-11 点击:

 

  我认识姜东舒先生是在文革期间,姜先生在浙江图书馆内当“临时工”。当时我家住在潮鸣寺巷,与座落在大学路内的浙图仅隔着一条庆春路,步行也就是十分钟的路程。我常常抽空去图书馆阅览室翻阅报刊杂志,后来办了一张借书证,就可以借书回家看了。记得当时见到的姜东舒先生,50岁左右,清瘦的身材,脸上常常挂着和蔼的微笑。有时还看到他拿着扫帚在扫地。记得有一次,我借了一本书,大概是《红岩》吧,读完后写了一篇类似读后感的文章,夹在书里。还书时正好姜先生在借书处当班,我把那篇“文章”从书中抽出,姜先生知道是我写的读后感,看了一遍后,交还我时说:“写的很好,多练练笔。”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过了两天,我竟收到了姜东舒先生写给我的信!看着他那用毛笔书写在信封和信纸上的那么灵秀的小楷字迹,我真是非常惊叹!这么优美的字体我确是第一次见到。这也是我第一次认识姜东舒先生。姜东舒先生在信中鼓励我,要合理安排时间,多看些好书,多练笔,多探讨。话虽不多,但我深深地体会到,对我这样一个普通的年轻读者的一篇普通的小文章,姜先生能够如此重视鼓励有加,使我非常感动。后来我知道姜先生当时自己也身处逆境,这使我尤其感撼!
  

  姜东舒先生的亲笔信,我曾保存了很长时间,但在一次搬家时,与其他几封亲友的信件一起失落了。使一个本应是珍贵的纪念,成为遗憾!后来在回龙庙当时的“潮鸣会场”召开选举人民代表群众大会时,又见过姜先生一面,知道他就住在刀茅巷建德村。再后来,听说他在省人大任职,内心甚感欣喜,想起“是金子总会闪光”这句名言。
  

  2001年12月,《杭州日报》、《联谊报》等报刊均以醒目的位置,报道了省市文艺界共同祝贺“姜东舒从艺六十周年座谈会”盛况。省、市领导及文艺界著名人士在座谈会上纷纷盛赞姜东舒先生的书品、诗品和人品。读罢报道,我忽然萌生出要登门拜访姜东舒先生的强烈愿望。但是,我以什么身份去呢?听说他近期身体不太好,他会接待我吗?正好那时区政协筹划编写下城区名人及街巷史料,我想,以姜东舒先生的不平凡的经历及文艺创作上的不凡成就,实为住在我区的文化名人,何不写他呢!于是我鼓足勇气,以下城区政协需搞文史资料的名义,给姜家打了电话。姜夫人——黄宁凤女士,听了我的简述后,爽快地答应了我的要求。
  

  2002年3月的一个下午,离我第一次认识姜东舒先生已时隔二十八年,我斗胆以下城区政协委员的名义,正式拜访了当时已成为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主席、浙江省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咨询、省政协诗书画之友顾问等职的姜东舒先生。姜先生因感冒后患气管炎未愈,卧在床上,但他坚持起身到客厅会见我,并与我谈了大约两个多小时。姜先生说,不久前曾有个女记者要求采访他这个“大书法家”,为他写一篇报道或报告文学之类的文字材料,同时希望得到他的一件书法作品。他说“我从不认为自己是什么书法家,不用写我。”谢绝了她的采访。而事实上,他的书法“正隶行草篆”无一不精,并在书法界以深厚的书法功底而著称。曾任中国书协主席的启功先生就说过:“姜先生各种书体都写得好,而他的小楷更是全国有名,这就是功底。”姜先生的一幅“王之涣登鹳鹊楼”篆书作品,参加在日本举办的第28届国际公募书画展中,荣获了唯一的最高奖,为国家也争得了荣誉。其实,姜东舒先生岂止是著名的书法家,而且他还是作家和诗人。

  

  姜先生对我说,1923年他出生于山东的一个农民家庭,小时在北京当过童工。1944年参加了抗日部队,先后当过华东军区政治部文工团演员、编剧和《新民主报》记者等职。曾得到陈毅司令员的赏识,指定部队作曲家为其歌词谱曲,刊发在战地报上。新中国成立后,姜东舒随军南下到了浙江,先后在《浙江日报》副刊、《东海》杂志社任编辑,后调到浙江文联组联部任副部长兼《浙江文艺》主编。当姜先生告诉我当时他有不少文章是以苏东的笔名发表时,我忍不住插了一句:“啊,原来如此!我早就读过先生的大作了。记得文革时期我就喜欢阅读《浙江文艺》和《东海》杂志,经常看到署名苏东的文章,印象很深。”然而,命运就是乖蹇,正当意气风发的姜东舒为新中国的新闻与文艺事业施展自己的才华和抱负时,1958年被历史上一场运动错误地划为右派,送到农村监督劳动。后来,姜东舒被安排到了浙江图书馆监督劳动。从那时起,浙江图书馆地下室内上万种书法碑帖,成为他畅游中国传统书法的艺术天堂。除了提壶执帚,每天翻书临帖,乐在其中。直到六十年代浙图举行六十周年馆庆,前来主持庆祝会的张宗祥先生,因阅览室门口那“阅览规则”的楷书字迹秀丽飘逸、非同一般而发现了他,收他为自己的关门弟子,姜东舒先生的境遇才有所改善。
  

  粉碎“四人帮”后,姜东舒的身心才彻底得到了解放,他的新旧体诗词先后被选入《中国四十年代诗选》、《当代中国诗词精选》、《1987年度中华诗词年鉴》、《中国当代诗选》等,还出版了单行本散文集《女运粮》、《姜东舒诗集》等……
  

  谈着谈着,不知不觉天色已渐渐地暗下来,姜夫人过来为我们开了灯,她还提醒我要让姜先生休息一会儿了。我猛然想起姜先生还是一个病人呢!于是赶紧说:“对不起!”准备告辞,但姜先生却让我等一下,起身去房内找一些资料送我。在这个空隙时,我才较为仔细地观察了他的小客厅,家具陈设极为简单,有两件东西却十分醒目:一件是放在茶几上的蝴蝶兰花,上面有个小纸牌,是省人大常委会送的,开得非常美丽且生机勃勃;另一件是挂在墙上一角的毛主席画像。画上的毛主席坐在写字台前正在批阅文件,是那样的专注又栩栩如生。我正想着这是谁拍的照片,我在哪里看见过?再仔细看又觉得不像照片,照片应该还要平淡,没有如此生动立体……正疑惑着,姜先生手里捧出一些资料出来了,见我傻傻地看,他淡淡地笑笑说:“这是我画的,用毛笔画的。”“是嘛!真是叹为观止!”我实在再找不出合适的语言来表达我敬佩的心情。姜先生告诉我,这张画创作于文革期间,当时他身为“五类分子”,还没有资格“请”(不能说买)到毛主席的画像。但他十分爱戴毛主席,有一次,在别人那里看到毛主席的这幅画像(照片),他非常喜爱,于是就借来参照着画。不用铅笔,也不用炭精笔,而是毛笔,一笔成形。在那个年代里,毛主席的光辉形象绝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差错,那毛笔饱蘸的岂止是墨汁,分明还有他的一腔热血啊!这幅画像,通过视觉的冲击,在我的心灵中留下了深深的长久的震撼。姜先生凭着深厚的绘画功底,凭着对毛主席的深厚挚爱,完成这幅画非常成功。这幅画,他一直挂在会客室的一角,从未拿出去展示过,更不想拿去发表。我真是暗暗庆幸,如果我早一点走,如果姜夫人不开灯,如果姜先生不离开客厅,我也就不可能看到这幅珍贵的作品了。姜先生不求闻达,淡泊名利的品性由此可见一斑。
  

  姜先生在我临走前,赠我一本沙孟海先生题书名、姚雪垠先生做序、浙江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姜东舒小楷永州八记》书一册,在扉页上还亲笔写下了“立群女士正之姜东舒”的签字。对我这样的普通晚辈,没有一丝名人的架子。这就是我所认识的,谦虚、真诚、才华横溢又古道热肠的姜先生,这就是被人们赞誉为人品、书品、诗品和画品皆高尚的姜东舒先生!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