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热门关键字:  黄龙玉  王伯敏  剪纸  锟斤拷纸  陆一飞

诸暨女婿姜东舒和夫人黄宁凤的故事

来源:诸暨网 作者: 时间:2008-07-18 点击:

  

  82岁高龄的著名书法家姜东舒,在病榻边破例为店口镇第一小学百年校庆挥毫题词。他写了一张又换一张,务求这份厚礼精益求精。终于,一首朱熹的《活水亭观书有感》躣然重现:“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姜老余兴未尽,接着又为学校题写校牌,他那独创的“姜体”书法,为店口镇第一小学倍添光彩。
  

  姜东舒是现代享誉海内外的著名书法家、诗人。
  

  姜东舒的夫人黄宁凤,是我市璜山镇人。著名作家马少波、李慧中曾题诗《相见欢·赠东舒、宁凤伉丽》:“双双蜡炬晶莹,日擎高。一片清浑烨烨照征程。心纯正,遣豪兴,为光明,自是滴滴点点化诗情。”黄宁凤,这位喝西施故里山水长大的诸暨姑娘,不仅身段优美(读书时是“校花”),她的心灵更美。她是姜东舒的伴侣、知己、战友和贤内助。有人说“姜东舒是诸暨的好囡婿”,我说“黄宁凤是诸暨的好女儿”。姜东舒学艺上的显著成就离不开诸暨爱妻黄宁凤坚忍不拔的得力支持。
  

  黄宁凤是我的校友。解放前我们都在暨阳中学读初中,她是璜山镇人,我是店口镇人,她比我高一年级,在暨阳读书时并不认识。
  

  姜东舒是我的恩师。我在杭州高中读书时参加地下组织,1949年5月3日杭州解放,我们同学就上街迎接解放军,与战士联欢。有一天上街搞宣传时,两位穿着军衣的南下干部,叫我们谈谈感想,第二天出版的《浙江日报》竟然写上了几笔。原来他们是随着大军南下的记者,一位叫于民生(后调新华总社),另一位叫苏东(后改名姜东舒)。后来他们又到学校来采访,并邀请我们到浙江日报社作客,并动员我们写稿。从此,我就干了一辈子的新闻工作,引路人就是姜东舒,我一直叫他老师。
  

  姜东舒多才多艺,擅长诗文,不久调到省文联工作。黄宁凤从杭州师范学校毕业后分配到杭城工作。经人牵线搭桥,两人一见钟情。两个月后,姜东舒收到了一封夹有玉照的长信,他关起门来看了又看,读了又读。西施故里的美女激动得他翻过照片写上了一首他自认为的定情诗:“志夺青山峭,情添绿水柔。缘何藏巧笑?怕惹海棠羞。”姜黄婚后笃爱有加,育有两子一女。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一场灾难在1958年劈头而下。 
  

  这年3月,一场反右恶潮席卷省文联,姜东舒,这个1944年参加革命的工农子弟,参军后曾立过功,竟也在劫难逃,被戴上“右派分子”帽子,撤消一切职务,遣送农村监督劳动。决定宣布后,姜东舒恍恍惚惚走到西子湖边,看着无言的湖水,沉默的青山,想了很多很多……最后,他坐在一条水泥凳上,掏出小本子写了一首诗:“赋就新诗抱膝吟,半生功罪几知音?立身谁似西湖水,澄澈无声鉴古今。”
  

  姜东舒下乡接受“监督劳动”前夕,曾为爱人宁凤画像留念,并题苏轼词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突如其来的打击使爱妻大口吐血住进医院,3个孩子也被歧视得抬不起头。但是,宁凤像两千多年前的罗敷那样,是一位美丽而坚贞的新女性。
  

  那年的5月28日,是一个揪心的日子,姜东舒被押送到绍兴农村监督劳动。他看着3个天真无邪的孩子,想想今后全家的生活处境,难过得在小房间里踱来踱去,最后一咬牙给爱妻写了一封请求信——为了我们的3个孩子,请求你立即跟我离婚。
  

  黄宁凤接信后彻夜难眠,她痛苦的还不只是自己和孩子,而是丈夫瘦弱的身体,繁重的超负荷劳动,他能顶得住吗?她回忆他的一言一行,花了不少夜晚,将丈夫几年来所写的日记、文稿、诗稿通通翻了一遍,始终找不出任何一点反党反人民反社会主义的事实根据,她认定丈夫是好人,绝不是坏人。
   

  黄宁凤立即写信给丈夫:你要勇敢地坚强地站起来,我们都是辩证唯物主义者,应当坚定相信党,接受党的考验,相信党总有一天会把你的不白之冤洗得一干二净!不管我们现在和今后的处境如何,这辈子,我们永远不能分开。
  

  多坚强的女性!
  

  姜东舒把爱妻的来信紧紧握在手心,在木板上翻来覆去,激动得一夜没能睡着。他索性爬了起来,写了一首《赠宁凤》的诗:“撩人春梦竟如何?道是情多恨更多。但使寸心明日月,罗敷本不羡宫娥。”
  

  1961年11月,姜东舒在余杭老北山砍柴时,又写下了《怜妻》诗句:“秋尽还穿旧衬衫,丝棉早已兑粮钱。遥知同系心三处,大陆家中老此山。”表达了对爱妻的拳拳恋情。
  

  这二十多年中,黄宁凤除了抗击精神上的压力,还咬牙顶住了生活上的难关,她变卖了家中一切可以变卖的东西。1961年农历正月初一,还在农村劳动改造的姜东舒,带着分到的3两熟猪肉,冒着风雪,从良渚到杭州步行20公里路,一直到后半夜才回到家中,和黄宁凤一起过了一个“喜儿”式的春节。
  

  1979年4月,姜东舒彻底平反。10余年中,他的书法出版了10多种字帖,发表论文50多篇。他两度应邀东瀛日本举办个人书法展,后来又到宝岛台湾办过两次书法展,并多次给来华的美国学者讲学。原省人大常委会主任陈安羽曾赠诗评价姜东舒的晚年:“品学珪璋重,诗书一代雄。年高心益壮,挥汗仰清风。”
  

  姜东舒如今年老多病,但他的艺术之树常青,他在把优秀作品奉献给世人的同时,还积极扶持书画界的新秀。他曾与书友一起在浙江展览馆举办书法培训班,前后达3年之久,培养了一批年轻书法家。他曾热情推荐诸暨农民画家倪阳兴的作品,并在倪的一幅山水画上挥毫赠诗。1999年,省有关部门为姜东舒在杭城举办书画展,他特地将花鸟画家白云请来一块展出,为青年书画家鼓与呼。
  

  黄宁凤与姜东舒风雨同舟生活了半个多世纪,他们的晚年生活是幸福的。她说:“作为和东舒五十余年风雨同舟、荣辱与共的伴侣,我可以骄傲地说,这个人我是找对了!”
  

  姜东舒说:“我的一切都离不开宁凤的全力支撑,她真是个诸暨好女儿!”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