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热门关键字:  黄龙玉  王伯敏  剪纸  锟斤拷纸  陆一飞

为师为父 敬业育人--记恩师姜东舒先生

来源:烟台默闻轩 作者:王正良 时间:2008-07-15 点击:

  

  公元2008年1月9日下午2时59分,尊敬的姜东舒先生驾鹤仙去,去了极乐世界。留下了太多的财富,太多的怀念。
  

  姜东舒先生是我的恩师,有人说我是姜老师的大弟子。关于姜老师的艺术人生和成就介绍,陈安羽、戴盟、邵增生、庄继华、邱明强、韩建良等同志都已写了非常好的文章,我就不再赘述了。我想就我同姜老师之间的一些具体事实作点随意叙述,表达我对姜老师的敬仰之情。如果说我这辈子有了点什么成绩,特别是在书法艺术上和硬笔书法艺术事业上有了点作为的话,那么,没有一项是离得开姜老师的。他倾二十多年心血,悉心培育了我,成就了我,他引导和决定了我的人生和事业道路。
  

  世间万事,常常跟缘分联系在一起。1978年10月,我从上海警备部队转业,被安排到了杭钢,来到了杭州这个我举目无亲的天堂城市,部队与地方负责安置工作的领导考虑到我的特殊条件,破例将我爱人随调到杭钢。我就在杭州安了个家。由于爱好书法,首先与杭钢的几位书画爱好者交了朋友。1979年的一天,打听到浙江展览馆正在举办一个书法培训班,便与杭钢的吕中林、魏殿生等相伴一起插班进了当时由姜东舒、朱关田、李伏雨、沈炳执教的浙江展览馆书法培训班,从此便有幸结识了姜老师。也许是因为缘分,也许是因为姜老师看出我有点小才气,姜老师好象特别喜欢我,在课堂上常对我多加辅导指点,课后还组织了几次小范围交流。有一次姜老师带着几位学员来到我当时在杭钢的寒舍,大家围着姜老师要他在我家的一张小桌子上写了许多张字,但当时我没有敢要姜老师的字。又有一次,姜老师等到杭钢来同厂里的书法爱好者交流,我清楚记得姜老师那次写的字是“石破天惊”四个大字,以表达他对钢铁工人和钢铁企业的颂扬,我那时是杭钢的书协主席,心里觉得很荣耀。再有一次,书友交流,姜老师用大号提笔写的写了个六尺整张的“鹰”字,那气势,那提按顿挫、疾涩变化的幅度,令我大开眼界。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事,那时候我和姜老师的关系还仅仅是一般的师生关系。渐渐地,我萌生了想当中国传统意义上的姜老师“弟子”的念头,但又怕自己没有成绩,有辱师门,未敢开口拜师,只是暗暗地努力着,等待着机会的到来。因此时不时地往姜老师家里跑,同在一城市,且常给姜老师写写信。
  

  1982年,我被推荐并经考试就读于浙江大学干部专修科,当年暑假,有长长的空闲时间,做点什么呢?想读读唐诗,好不容易买到一本,我就干脆用钢笔抄写了一遍《唐诗三百首》并装订成一个本子,请姜老师指点一下我的钢笔字。姜老师认真看后,认为无论从立意、构思还是书写效果,都可以考虑出版成钢笔字帖,于是他径直找到当时的浙江教育出版社曹总编,曹总编也赞成姜老师的意见,专门召开了编委会决定出版《唐诗三百首钢笔字帖》,指定骆恒光为责任编辑,以我为主,组织几位作者书写。浙江教育出版社把这本书作为重点选题,于1984年11月正式出版,取得了圆满成功,先后重印逾十次,发行总量超百万册。我也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手写字被印成书,成了人家学习的字帖,第一次拿到出书的稿费,心里那个感觉真是美滋滋的。之后,1984年,团中央宣传部委托《浙江青年》继1982年首创青年钢笔字书法比赛之后,举办首届全国青年钢笔字书法大赛。姜老师亲自打电话给我,要我参加这次大赛。我用一种麻纹的铅画纸画了线,竖式抄写了一幅王勃的《滕王阁序》投稿,经以姜老师为评委会主任的数十位专家投票评定,我从30万件应征作品中脱颖而出,荣获了一等奖,被列为当时全国十大一等奖的第二位,在浙江展览馆展出时又被挂在第一幅,与此同时,姜老师还在《浙江日报》署名介绍我的钢笔字,那是我有生以来得到的最大荣誉。我觉得自己已经有了些成绩,于是我郑重地向姜老师提出了要作为他的入室弟子的请求,姜老师欣然答应了我的要求,是年为农历甲子年,我没有给姜老师行过跪拜礼,也没有给姜老师设过拜师宴,我与姜老师之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师徒关系就像一个轮回纪年之始,历史性地确立了起来。
  

  我是认真的,姜老师比我更认真的,我拜姜老师为师后,想的是我一要有成绩、有作为,为师增光,二不能有辱师门,做对不起老师的事,三有朝一日能报答恩师点什么。姜老师收我为弟子之后,似乎承担了一种沉重的责任,他要培育我,他要寄希望于我,深深地寄托着殷殷的厚望。在那以后至今的二十余年里,他坚定地、耐心地、默默地实施了一项工程,师恩与公心相结合,培育人和发展事业相结合的漫长的希望工程。我直至今天才逐步明了姜老师的深邃考虑和一片苦心。
  

  首先,姜老师要我做一个人品高尚的人。说实在的,姜老师并没有过多地和我谈书法,在一个相当长的时间里,他和我谈的是为人,品德、修养、观念、人格以及他对硬笔书法事业的抱负。姜老师是一个非常有传统理念的人,有着过人的才智,有着丰富而坎坷的经历,嫉恶如仇;是一个对党有着坚定信念,对艺术有着执着追求,对事业有着远大抱负的人。因此,与其说我从姜老师那里学到了书法艺术,还不如说我更从他那里学到了为人,学到了执着、学到了奉献,学到了品格。
  

  其次,姜老师希望我有政治地位和社会地位。1985年,我浙大毕业,当时有几个地方要我,在去向问题上,我曾请教姜老师,他说,古人云,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劳其筋骨,空乏其身。先到基层去锻炼,从基层起步才有基础。我毅然回杭钢并要求到生产分厂去锻炼,不久担任杭钢炼铁分厂的党委副书记、书记。在那个企业的领导岗位上还算干得不错,所在企业连年进入省级先进企业,我本人也连年被评为优秀党委书记,一本全国性的刊物以“一个优秀的党委书记”为题介绍过我,我也结合工作实践,写了一些那个领域的论文,声誉也较好。应该说我当时的政治生涯是在上升通道中。姜老师对我的每一点成绩、每一个进步都表达了由衷的高兴,常打电话或写信叮嘱、鼓励、批评、提醒。他希望我担任更重要的职务,他希望我有更大的空间发展,他更希望能选择我作为全国硬笔书法事业的接班人。1990年冬,共青团浙江省委决定改《东方青年》杂志为《浙江青年报》,作为团省委的机关报,十分重视一把手总编辑人选的选拔。省委组织部、宣传部和团省联合成立了一个考察小组,挑选浙江青年报社的总编及领导班子的其他人选。姜老师即向当时的省人大主任陈安羽同志反映我的详细情况,并建议由陈安羽同志向团省委领导推荐,陈主任采纳了姜老师的意见。在一次由陈主任、姜老师和当时的团省书记茅临生一起在场的机会,陈安羽主任郑重向茅临生推荐我去担任浙江青年报社的总编辑,创办新的《浙江青年报》,同时兼《中国钢笔书法》主编,后又当选为浙江团省委委员和浙江省青联委员。这是我政治生涯的一次重大变化,直到现在还有人同我议论这次调动是好还是坏,但我无怨无悔,我相信凡事皆有缘,我相信姜老师的意见。
  

  其三,姜老师认为要做一个艺术家,必须要出成果,要有专业的威望。1987年,我书写《唐诗一百首钢笔行书字帜》稿,交姜老师审阅。姜老师逐字逐笔地审读稿件后,用毛笔手书了热情洋溢的序言,又邀请当时的中国书协副主席陈叔亮题写了“王正良钢笔书唐诗一百首“书名。然后又亲自将这套书稿寄给时任贵州省委宣传部长的严朴同志,并附上一封诚恳真挚的推荐信,信中说,”我们都快老了,我们要培养几位德才兼备的青年人才……“严朴部长将稿件转给时任广西出版社社长的谢云同志。我深深感觉到姜老师为我所做的这一切的份量,他哪里是仅仅为了一个学生出版一本书呀!他是在为我的前进道路铺石奠基,他要我"前进前进再前进,一分辛勤一分成就,崭新的理想艺术高峰正耸立在眼面之前!"我的第一本个人钢笔字帖单行本《唐诗一百首钢笔字帖》由广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第一次印刷发行量达189000册,成为当年广西畅销书之一。从此也找开了我出版书的闸门,一发而不可收。
  

  这之后,我出版的书比较多,基本上是属于硬笔书法,书法类的教材、字帖、文献等。有的是结合工作性质主编的,有的是基于自己的专业业务水平书写著作的,大概已有近百种了,每次出书,姜老师都一样的热情支持,一样的满怀欣喜。几部份量重一些的书,都是姜老师亲笔书写序言。应该说,由于有了大量的书籍出版,极大地提高了我在社会上的知名度和在圈内的威望,从一个角度树立了我作为有专业水平的人物形象,才能使人觉得源远流长。1997年,我在浙江金华搞了一次书法展览,姜老师兴致勃勃地赶到金华参加开幕式,并热情地介绍说王正良的钢笔书法艺术得力于他的毛笔书法功底,他不仅仅是个钢笔书法家,他首先是位毛笔书法家,他是作为毛笔书法家来开拓硬笔书法艺术和从事硬笔书法的组织工作的。我心里明白,姜老师这是在进一步提升我的社会形象。
  

  我在浙江青年报社任总编辑兼《中国钢笔书法》主编,主管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日常工作三年后,组织又调我到浙江省团校任党委书记兼校长,从组织角度说,是当时团校工作需要,我去了后想团校干一番事业,被认为是“一心想把团校搞上去,全身扑在工作上。”而且在那里创办了“东方鹰全能秘书训练营”轰动一时,姜老师对我那一段的工作不以为然,而且有些不高兴,曾说:你怎么又搞到团校去了呢?“”你怎么又去办什么‘东方鹰’了呢?”但他老人家还是深含寓意地叮嘱,要把本职工作做好,同时不要放弃硬笔书法事业,要关心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和《中国钢笔书法》杂志。我那时尚不十分理解老师的言外之意,但我感觉到姜老师有一种深深的伤感情怀。我在那个位置上业余联络组织了“金义杯”第六届中国钢笔书法大赛,并取得了圆满成功,姜老师脸上露出了笑容。后来,我在团校的工作遇到了挫折,职务被调整,担任调研员了。我那时火气比较大,不服嘛!姜老师又不以为然,他说,受点委屈是好事,可以磨练自己的性格,锻炼自己的意志;当年当右派,我就是不悲观,坚信党,坚持信念。而且在姜老师看来,我这次下野,正是个机会,“一定要把王正良弄回来搞钢笔书法”,他同陈安羽、杨彬等省有关领导同志联系,向团省委建议,要调我回浙江青年报社(那时《中国钢笔书法》隶属于浙江青年报社)。卢展工同志调福建任省委书记前,他去看望姜老师,问:“姜老,还有什么事要我办的?”姜老师说:“就一件事必须办,把王正良同志调回来搞钢笔书法。”在多方关怀下,1996年9月,我从浙江省团校调研员调回浙江青年报社任调研员兼《中国钢笔书法》主编。姜老师表现出比我本人更加的兴奋,他让我到他家去,和我促膝长谈,他说,当初建议把你从杭钢调到浙江青年报社,我就寄托了一个心愿,希望你能成为硬笔书法事业的接班人,你来了后表现不错,我也很高兴,后来弄到团校去了,我很失落,这次我花了很大的气力,再把你弄回来,就是要你接这个硬笔书法的班,我这个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主席已经当了10年了,我也老了,要换届;要交班。我对姜老师说:“您放心,我会努力把工作做好的;至于换届交班,以后再说,硬笔书法事业是个新事情,情况又比较复杂,协会主席只有姜老师您当着才能压得住阵,我们的主席不需要受年龄限制,因此也不要刻意提接班人的问题,至于将来接班,让实践检验,符合条件的人来接班为好,我觉得我的能力和份量不够。”这之后,我感觉到姜老师更多了殷切的期望,而我则更多了压力和责任,因此暗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干,否则对不起姜老师。我不敢懈怠,夙夜操心,投感情于其中,寄心血于其内。先后一年一个动作,申办成立了中国钢笔书法杂志社事业单位,并建议派来社长建立健全杂志社领导班子;决定改《中国钢笔书法》双月刊;同有关部门联系从邮局发行折扣中降下两个百分点;联系赞助单位,主持举办了第七届、第八届、第九届中国钢笔书法大赛,第二届、第三届、第四届中国钢笔书法理论研讨会等。通过这一系列亲身经历,亲自动手,只求办好事情,不图个人名利的工作,确立了两个全国权威性的硬笔书法活动品牌,结识联络了全国硬笔书法界的绝大多数头面人物和骨干力量,进一步确立了浙江在全国硬笔界的中心地位,也提高了自己在硬笔书法圈内的威信和在社会上的知名度。姜老师对我做的每一件事都予以了极大的关心与支持,对我所取得的每一个成功都表示了由衷的高兴。
  

  似乎姜老师还感觉到我还欠缺些什么,他要我尊重何幼慕,要我同任平紧密团结,要我和全国硬笔书法界的代表人物加强联系,他提到了许多人的名字,如卢中南、赵彦良、何满宗、邱明强、樊中岳、高惠敏、崔学路、汪寅生、王圣才、蒙造华、陈颂声、丁永康、房弘毅、赵燮、卢前、朱以撒、顾仲安、李洪川、张秀……他要我培养韩建良同志等一批新人,还要我培养几位女书法家,等等。与些同时,姜老师和师母从生活上对我无微不至的关怀;我夫人病重,姜老师多次亲自和托人前来看望。甚至连我儿子也多承姜老师的关怀,他小时写字得了个奖,姜老师便欣然为之书写“稚鹰展翅”条幅并附上殷切期望的款识;他结婚时,姜老师、师母更是热烈贺喜。近几年来,姜老师和师母对我及我一家越来越慈爱,浓浓的亲情充分体现在日常的交往接触中,百味和合,岁月如歌,真爱如诗。
  

  去年冬,姜老师再次郑重其事地同我谈起换届改选的事,并把何幼慕同志、滕菁同志找去,几次提出他因年事已高,要交班,要辞去中国硬笔书法协会主席职务,并提议由我担任主席。我们三位觉得姜老师是非常认真、非常严肃地提议这个问题了,因而正式向团省委领导报告了姜老师的想法,团省委书记赵一德同志,分管副书记徐旭同志认真听取汇报后,表示同意和尊重姜老师的意见,请姜老师书面表达其意见存档团省委,待协会时机成熟进行换届改选时提交大会。姜老师考虑再三又郑重提出要开个会,正式在会上提出并形成决议,我们经商量并请示团省委领导后,于2005年12月17日到19日在杭州召开了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主席碰头会。于2005年12月17日至19日在杭州召开了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主席碰头会。一是听取和通过姜老师的提议,二是通报协会发展情况,三是就面临问题和今后的发展进行高峰论谈。
  

  关于这次碰头会的情况,《中国钢笔书法》2006年第1期这样报道:“2005年12月18日上午,杭州,西子湖畔的解放军陆军疗养院贵宾楼三楼的会议室里洋溢着一阵阵欢声笑语,他们是来参加中国硬笔书法协会主席碰头会的各位副主席们,有滕菁、王正良、何幼慕、胡嘉廷、骆恒光、高惠敏、赵彦良、汪寅生、樊中岳、王圣才、邱明强、顾仲安、赵燮等十几位副主席,因故请假的副主席有何满宗、刘惠浦、蒙造华、卢前、陈颂声,任平于19日从北京赶来参加会议,老朋友相见,气氛异常活跃,几多感慨都付笑谈中。大家一同等待着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主席姜东舒先生的到来。
  

  上午10时许,83岁高龄的姜东舒先生抱病步入会议室,大家报以热烈的掌声。
  

  当天上午的会议由滕菁副主席主持,他说,早就想开这个会,但因为各位都忙,很难聚到一起,姜先生多次跟我们谈起协会的发展,包括协会接班人的选择问题,我们驻会的几位副主席经商量决定开这个主席碰头会。接着姜东舒主席讲话,他说,由于自己年事已高,身体也不好,很长时间没有出门,今天我们协会开这个会,很高兴,我对协会和杂志的发展都寄予希望。王正良同志一心一意扑在钢笔书法事业上,人也很好,很有正气,日本的同行对他印象也好,确实是个人才,我请求辞去主席职务,并建议由王正良同志担任我们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主席。其他的同志都是各地的人才,骆恒光同志,是浙江的骄傲,何幼慕同志做了了很多的工作,贡献很大,协会会址放在杭州,各地的同志请充分发挥你们的才智,这是共同的事业,我希望协会越来越好。
  

  大家热烈鼓掌接受姜主席的提议,并一致通过决议:同意姜东舒先生辞去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主席;聘请姜东舒先生担任中国硬笔书法协会名誉主席;同意由王正良先生担任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主席。大家对姜东舒主席的高风亮节和他对硬笔书法事业的重大贡献表示衷心的钦佩和感谢,一起共祝姜先生健康长寿。
  

  会议室外的草坪上洒满冬日的阳光,姜东舒先生与到会副主席合影留念,留下了珍贵的值得纪念的历史镜头。因故请假的副主席都来电表示完全同意会议的决定。
  

  次日,我向姜老师通报会议诉决议和会议其他议题的情况时,姜老师高兴地说:“这下我放心了,把担子交给你,这是我的心愿,现在心里这块石头落地了,浑身都感轻松了, 身体也会好起来了。”沁人心脾的为师为父师恩情,敬业有人的拳拳事业心,溢于言表。
  

  姜老师无疑是一代大家,一位全才,德艺双馨,少长敬仰。这并不是我的奉承话,也不是我能说了算的。陈安羽主任在《姜东舒诗集》序言中写到“东舒在艺术领域,是位能够驾驭多种艺术形式的‘多面手’.文学、书法、作曲、绘画,他都涉猎过,并取得较大成就。他早年写过大量新诗、歌词。有时也练习-作曲。他画的人物,形神逼肖,且笔触富有感染力。这本集子里各选了他的绘画和作曲一件,可窥一斑。至于书法,真䓍隶篆无一不精,报纸上称他为全能书家。由于他的书名饮誉海内外,所以也就掩盖了他的文名和艺名。”陈安羽同志是位老革命,党的高级干部,一代儒将,德高望重,时任浙江省人大主任,他以独特的眼光评价:“姜东舒同志的诗词,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二十世纪中叶以后数十年的时代风云,也反映了他坎坷大半生的苦难历程,并从而说明了一位造诣高深的诗人,必然是一位具有远大理想、坚贞不屈的人民战士。”并赋诗赞曰:“品学珪璋重,诗书一代雄;年高心益壮,展卷仰清风。”
  

  至于姜老师在中国硬笔书法界的地位,那无疑是一位创造了历史的人。他最早以艺术家的身份站出来支持新生的硬笔书法事业,他二十余年担任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主席,站在推动硬笔书法事业最前沿,他视硬笔书法为传统书法事业为神圣的事业。如果没有姜老师,就没有今天硬笔书法事业如此的地位和繁荣。
  

  人生一世,能经历一个特殊历史时期,本是一种缘分,能于其被赋于一种历史使命,则更是一种荣幸。当一种历史的使命落在肩上,做好了,历史不会忘记你,做不好,历史将抛弃你。历史已经重重地记下了姜东舒的名字。姜老师把一种历史的使命又交到了我的肩上,能否也被历史记住,我,我们,深感任重而道远,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放心吧,姜老师!我一定不负师恩,会让历史也重重地记下我的名字。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