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热门关键字:  黄龙玉  王伯敏  剪纸  锟斤拷纸  陆一飞

东邻扶桑美名扬

来源:烟台默闻轩 作者: 时间:2008-07-14 点击:

  

 

 

  1991年9月30日,是个轰动日本东京书法界的盛大节日,著名书法家姜东舒的个人书展又一次在这里揭幕。来宾中有日本书道院院长石川芳云、日本钢笔习字研究会会长三上秋果,还有众多的内阁官员。各界书法爱好者更是摩肩接踵,赞不绝口,认为“在东京第一次看到了这样高水平的现代书法家的书法展览。”姜东舒的各体书作引起日本朝野普遍注目,连日本皇宫也收藏了他的一幅作品,特邀请他和夫人参观皇宫,并由天皇秘书全程陪同,接待是高规格的,住在日本最高档的帝国饭店。在展览期间,有中国驻日本大使全程陪同。

  

  在这个展览会上有姜东舒的100多幅大大小小的精选作品,包括篆书、隶书、楷书、行书和草书。对于姜东舒的一些小楷作品,令参观者佩服得五体投地,特别是屈原的《离骚》这篇二千五百余字的佳作,在落款处还有“因白内障等病,已五年不作小楷,今试为之,手微颤”等的文字说明,实为令人感动不已的罕见之作。

  

  一个多月的展览,观众达一万多人次,夜间,美国、泰国、新加坡各国华侨组织打来越洋电话,纷纷表示祝贺,不少人还远涉重洋亲临观摩。姜东舒的一幅作品在台湾被一美籍华裔购去,价格为一万美元,创下了当代书法家出售字价的新记录。1995年,加拿大世界书画家协会要举办一次国际书画展览,向他征得作品一幅,“世协”给他写信说:“您的作品价格和启功先生一样,每幅最低五千、最高一万美元。”

  

  要说姜东舒书法在日本影响之深,还流传着这样一则佳话:

  

  那是1987年8月14日上午十一时十分,从大阪飞往上海的班机再过二十分钟就要起飞。应日本钢笔习字研究会为庆祝该会成立54周年之邀前来访问的姜东舒,正挥手向日本送行的朋友告别,不用多少时间,就可以回国了。突然一位警官走过来说:“您的护照过期两天,对不起,今天不能走了。”

  

  僵持之间,不知怎的,一张印有“日本国众议院议员,外务委员长山口敏夫”的名片掉落地上。警官一惊,轻轻把名片拣起;姜东舒的心情豁然开朗,顺手从旅行袋里取出山口敏夫签赠的一本新书,交给警官。山口敏夫是一位日本政界的要员,四十三岁起就被任命为劳动大臣,在日本家喻户晓。几年来,他曾访问过中国和世界上一百多个国家。

  

  “对不起,您是山口先生的朋友。”警官深深一躬,笑问姜东舒:“其实,您只要提一下山口先生的大名就足够了!”警官连忙把护照放好,又急冲冲把姜东舒送进机舱。

  

  人们也许要问,姜东舒怎么跟山口敏夫认识的呢?事实上,经过简单,但说起来又颇有意思。
  
  

  那是这年八月九日晚上,也是姜东舒来日本的第二天晚上。日本书道院院长石川芳云前来宾馆拜访。他走进姜东舒的房间说:“众议院议员、外务委员长山口敏夫先生十分爱好书道,他对您十分尊敬,听说您光临东京非常高兴,表示欢迎。”又说:“姜先生如果同意的话,是不是可以给山口先生写一张字幅?”写点什么好呢?据石川芳云说,山口敏夫欣赏书法,但不喜欢流里流气的“现代派”,而是喜欢循规蹈矩的“传统派”。于是姜东舒用端庄质拙的汉隶写了一张条幅,内容是当年苏东坡讴歌杭州西湖的七言绝句。次日晚上,石川芳云告诉姜东舒,为感谢,山口敏夫想见见他。第二天,为了表达谢意,山口敏夫会见了姜东舒,并签名赠书,合影留念,那护照怎么会过期呢?主要是由于活动日程有变动,展览延期而护照日期忘了更正。

  

  要学惊人艺,需下苦功夫,台上三分钟,台下三年功,姜东舒对书法的造诣,生动地说明了这个道理。

  

  姜东舒出生时,家境虽然清寒,但父亲非常爱读书,这也影响了姜东舒,不论在盛夏酷热,还是在数九寒天,除参加劳动外,父亲要求他每天背熟唐诗两首,临写大小字一百,不完成就要受罚,这样,姜东舒从小就养成听到书声就心欢,看到毛笔就喜爱的习惯。

  

  人生确有许多意想不到的遭遇,1957年可说是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的年代,姜东舒被错划为“右派”。当时的书法大家、浙江图书馆馆长张宗祥不避嫌,把他作为入室子弟培养。只要姜东舒带去自己写的字,张宗祥就悉心指点。

  

  从此,姜东舒把工作之余的所有时间都用到练书法中去,他不光每天反复临摹,更重要是反复比较。

  

  他有个规定,每天临字不少于三百个,即使有一次发高烧也不能例外,从医院吊完药水,回到家里已夜深了,夫人黄宁凤扶他上床休息,但他想起写字的定额还没有完成,家人无论怎么劝说都不听,一定要起来完成任务才罢休。

  

  有时到了晚上八点多钟还在伏案书写,请他吃晚饭催了几次还是不动,只有旧年除夕夜是个例外。他常为时间不够而着急和苦恼,1994年6月的一个深夜,辗转难眠,披衣下床,信笔写了首自嘲诗:

  

  问我何求易也难,
  

  愿当乞丐讨时间。
  

  有人闲极大街遛,
  

  我却穷忙忘进餐。

  

  不了解姜东舒的人,还以为年逾古稀,功成名就,该享清福了,可他“活到老,学到老”,尊奉的是艺无止境的信条。
平生正直托深情

  

  姜东舒的社会工作,也是够多的。任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主席、浙江省钱江书法研究会会长、浙江省政协诗书画之友社顾问、江南书画院顾问等。他连续任三届省人大办公厅咨询工作克尽厥职,十五年来为人民办了许多好事。正如有人写诗赞颂的:“参政惠及两浙人”,“铮铮铁骨,菩萨心肠,胸怀宽似海洋”。

  

  正由于姜东舒有着迷人的书品、人品,所以他受到国内外各界人士的普遍尊敬,香港、美国、新加坡邀请他访问的书信络绎不绝。有一次,日本朝野人士请日本国际通讯社社长黄远竹出面,再次邀请姜东舒去东京举办个人书法展览。当时他欣然答应,但临近出国时,有个全国性的书法颁奖会要举行,作为主席的他不能不参加,只好写信说明由于国内事忙,不能偕同夫人亲自前去东京主持个人书法展览,但是姜东舒恪守信誉,按期用航空邮件把展出作品全部寄往东京。

  

  新昌大佛寺在该县南明山,这里的石像依山开凿,其中有座大佛,通高13.23米,两膝宽10.60米,是东南地区最大的佛像。梁天监15年(公元516年,)大佛雕成后,著名文学理论家刘勰,为该寺撰写了碑文:《梁建安王造剡山石城寺像碑》。此碑文辞精美,书艺超群,为大佛寺增色不少,可惜原碑早失,游览者往往为此叹息不已,1983年当地重修大佛寺,便计划恢复此碑。经有关部门推荐,新昌县人民政府邀请姜东舒前去书写碑文,碑文共2300余字,姜东舒一丝不苟地用篆体书写,前后花了十五个日日夜夜,综观全碑:貌秀骨劲,清润遒丽。姜东舒平素喜欢抽烟,可在书写碑文时,戒烟,怕烧坏宣纸,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看后称赞:过若干年后,这块碑文将被人们当成篆体的范本了。

  

  碑文写好后,又由谁来镌刻呢?没有镌刻的高手,再好的书法也无法在碑石上显其神彩!大家正在犯愁时,姜东舒推荐了大佛寺管理处一位名叫屠振权的青工。在碑文镌刻快要完工时,牵涉到署名问题,姜东舒建议刻上“屠振权刻石”五字,署上不见经传的人名,这在全国风景名胜区众多石碑中是绝无仅有的。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
栏目列表